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投诉及帮助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中英网论坛

查看: 149|回复: 0

[其他] 触目惊心!英国伦敦怎么成了“泼酸之都”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7 1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4月,一个周六的下午,一对华裔夫妇推着两岁的儿子在街头漫步,突然遭人泼强酸袭击。

一家三口均不同程度受伤,父亲脸部大面积"无法复原性腐蚀",警方形容严重到足以"改变(他的)生活"。

伦敦东部,同是4月,一家夜总会内,泼酸导致20人受伤。

伦敦东北,上周四晚,大约90分钟之内,两名青少年骑着偷来的小摩托在街头向陌生人泼酸,至少5人受伤,其中一人伤势足以"改变生活"。

在英国,泼酸已经不是偶发事件。

近年来,此类袭击事件急剧上升。

有统计称,英国泼酸攻击率人均已经位居世界第一。

而泼酸事件大部分发生在首都,难怪,有英国媒体甚至把伦敦称作"泼酸之都"。

  • 英国各种被骗的"重灾区"都在哪儿?


腐蚀性材料攻击事件,数字来自英国37个警署

(来源:BBC根据自由信息法案向警方查询的数字,其中包括攻击、威胁他人,但不包括盗窃案中使用腐蚀性材料,因为警方根据犯罪性质分类统计)

多严重?
BBC通过"自由信息法案"向警方获悉的数字显示,2016-2017年,英格兰总计发生使用腐蚀性材料袭击案504起,与2012年相比翻了一番都不止。

全国警长委员会NPCC的数字显示,2017年4月之前的六个月当中,英格兰和威尔士总计发生强酸、腐蚀性材料袭击事件400余起。

已查明的袭击者中,五分之一未满18岁。

不同点?
伦敦慈善组织"泼酸幸存者国际基金"的负责人Jaf Shah说,泼酸现象并不是新生事物,维多利亚时代英国既有发生,但是最近的数字实在"令人震惊"。

他向BBC介绍,在亚洲南部国家,泼酸曾经更为普遍,多半是男性针对女性泼酸,起因通常是婚姻、恋情等两性关系。

但在英国,泼酸的多是年轻男性,受害的多半也是年轻男性。

他认为,原因在于此类袭击通常和团伙(gang)有关。

Image caption 曾遭泼酸的Katie Piper说,对受害者来说,后果是“终身监禁”


很好用?
米德尔斯大学犯罪学家、常年研究团伙现象的哈丁博士(Dr Simon Harding)说,泼酸是团伙之间显示强势、权力、控制的一种方式,酸现在已经取代刀、成为团伙成员的"首选武器"。

泼酸的"优势"包括:酸好买、容易携带、容易使用、威慑力大、作案不容易被抓住,抓住了罪责也更轻。

现有法律中对泼酸没有具体的控罪。

泼酸者最可能被控"蓄意严重伤害身体"罪,但是用刀则有可能被控"企图谋杀"罪。

再者,泼酸也很难证实,因为现场很少会留下DNA证据;凶器不过是个瓶子,丢起来比刀容易许多。

泼酸相对也更加容易。

哈丁说,袭击者无需紧密靠近受害者;最容易让对方眼睛受伤、破坏视力,作案后可以轻松逃走。

泼酸给受害人带来的后果相当严重,致残、毁容,这还只是肉体上的,精神上的创伤将伴随一生。

对有预谋、有计划地要恐吓、伤害对手的团伙成员来说,有什么能比泼酸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满足?

Image caption 腐蚀性材料很容易没得到


太好买?
强酸威力很大,但是非常容易买得到。

任何人都可以从五金等零售商店购买,无需申明原因和用途。

购买含有强酸的各类家庭用品—比如漂白剂、下水道清理剂等—并没有年龄限制。

现有的"爆炸性材料和有毒物质条例"仅适用于批量销售、供应此类化学物品的商家。

但是想买刀就不一样了。英国法律规定,不得向任何未满18岁的人卖刀,除非刀刃可折叠、长度不满3英寸。

日本怎么几乎没有枪支犯罪?


想在英国买枪,难度就更大了,特别是要和美国比的话。

数字显示,在英国,枪支杀人的案例每年只有50-60起,大概是每一百万人里才有一个。

而在美国,每一百万人中有30人丧生枪下。

根据美国枪支暴力数据库"枪支暴力档案"统计,仅在2015年,美国枪支暴力就导致13286人丧生、26819人受伤。

怎么办?
哈丁认为,严打泼酸,政府需要从三方面下手:控制强酸获取渠道;刑罚与持刀犯罪等同;加强对黑帮的监管教育。

Shah希望政府推出强制性具体规定,比如购买腐蚀性化学材料必须用银行卡支付,以便今后追查;出售强酸必须要有执照。

去年伦敦的泼酸案中大约有三分之一发生在伦敦东部的Newham。

该区的工党议员蒂姆斯(Stephen Timms)提议,没有正当理由携带强酸应该和带刀一样被看作触犯法律。

大都会警察局表示,已经开始向零售商宣传,敦促他们提高警惕,注意那些可能会购买腐蚀性物质做武器的人。

英国内政大臣Amber Rudd周日(16日)放出狠话:"终身监禁"(指受害者一生难以摆脱创伤)不能只留给泼酸受害者。

她同时宣布,政府将对有关泼酸事件的各个环节展开重审,包括现有法律、警方办案、判决、获取危险用品、支持受害者等。

Image caption 7月初伦敦泼酸案受害者、伦敦快递小哥Jabed Hussain说:多亏我当时带着头盔......


一生之痛
当然,必须说明的是,泼酸攻击仍然只占英国犯罪的一小部分。

NPCC负责泼酸攻击案的警官基顿(Rachel Kearton)告诉BBC,和持刀犯罪相比,泼酸数目依然"微小"。

但是她说,泼酸是"可怕"的犯罪,最"令人厌恶"的是,这种犯罪绝对是"有预谋"的,动机是"让别人一生痛苦"。

这一点,31岁的丹尼尔(Daniel Rotariu)有痛切感受。几个月前,他在熟睡中遭女伴泼酸,双目失明。

他说,"我做噩梦……我每天、每小时都看得到,恍如昨日。我一生一大半都要这样过……有时我真希望自己……没有活过来。"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排行榜|小黑屋|Archiver|UKER.net ( 沪ICP备11021479号-1  

GMT+8, 2017-11-25 15:5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